影视资讯

国子监:“纨绔少爷恋上俏丫鬟”,美好背后,逃不过赤裸裸的现实

01:男女主的感情路,太多“绊脚石”

“国子监”这部剧走的路子,和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一样,都是轻喜路线。

人物简单,剧情线也简单。

而感情线,就更简单了。

男主晏云之和女主桑祈,他们这条感情线,是主线。围绕着这两个人,又牵扯出了几条“单线”。

一开场就表明心意的宋佳音,身为太傅之女,却单恋上了相府的庶子晏云之。

迷恋程度,说一句如痴如狂,如如梦也不过分啊。

宋佳音与晏云之的感情,八字还没一撇,她就开始做起了黄粱美梦,张口闭口的就以晏云之的“正头娘子”自居。

身为闺阁女子,能把“春梦”做到这份上,不得不要夸一句大气啊。

而与宋佳音同病相怜的,就是京城第一才女苏解语。想来她一高门小姐,又才华冠绝京城。

不说让晏云之为她倾倒,怎么着,都应该能让他另眼相看几分吧?

结果的确是另眼相看了,可不是冲苏解语这个人,而是冲她是挚友的妹妹。多出来的几分在意,全是“兄妹情”。

这就尴尬了。

想她苏解语一个令小姐们都艳羡的才女,让刁蛮小姐宋佳音都能放下芥蒂,勉为其难可以迎她“入晏府为妾”的苏姐姐。

结果却因为晏云之的“不爱”,生生逼成了绝世的“白莲花”。

男主晏云之的桃花不断,而女主桑祈这边,也没有消停。

说好的青梅竹马卓文远,刚开场时端得一副翩翩佳公子模样。初来乍到的桑祈,受了他不少照拂。

谁想卓文远这人,竟是扮猪吃老虎。

看起来是无权无势的小外戚,是京中贵门人人都可欺凌一二的小可怜,怎知道在背后,却又是另一副模样。

不仅和西昭勾结。

还与贵妃姑姑,谋划着一场惊天变局。

更关键的是,他还要棒打鸳鸯。

小时候的卓文远,没少被人欺负,只有桑祈,对他释放过善意。不仅没有嫌弃他低微的身份,还对他多有照拂。

又是安慰,又是与他通信,那时候的桑祈简直就是卓文远生命里的光啊。

就这么一段青梅竹马的交情,在卓文远看来,是水到渠成的爱情。可桑祈却不一样,她心里只把卓文远当兄弟。

所谓“我把你当兄弟,你却想娶我为妻”,这笔买卖,桑祈自然不愿意做。

刚好这时候杀出个晏云之,俩人情投意合,你侬我侬。还没正式过门,桑祈就已经想好要生几个孩子。

愣是把她在一旁偷听的亲爹,气得心窝子疼。

眼看晏云之再磨一磨,就能让桑太尉松口,接受他这个女婿。谁知卓文远耍了手段,硬生生将俩人拆散。

这后面,估计还有得虐。

除了晏云之和桑祈这条感情主线,以及由他俩引出来的几条“单线”,整部剧还有另外一条感情副线。

那就是小丫鬟连翩和闫小郎。

02:“纨绔少爷爱上傲娇小丫鬟”

桑太尉一家,人丁一直都很稀薄。

当家主母去世得早,独留下一双儿女。

长子桑羽虽才华横溢,无奈体弱多病,后面更是遭人谋害,大好的年纪,就早早的过世了。

妻子妻子没了,儿子儿子没了,现在就剩下一个闺女桑祈,桑太尉那是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又怕摔了。

把这闺女,当成眼珠子护着,生怕有什么闪失。

好端端的一女儿,就由着她的性子一直生活在塞外。明明是闺秀,愣是养成了一个“假小子”。

性子不仅跳脱、乖张,行事更是毫无章法,全凭意气。

对女儿这么宠,爱屋及乌,连带着女儿身边的小丫鬟连翩,也是可劲儿地惯着。

这惯丫鬟么,不仅桑太尉愿意惯。

没什么门第观念,身份差别的桑祈就更惯了,连翩看似是她丫鬟,实际就是她身边的小妹妹。

再加上桑太尉又是行伍出身,是武官。更没文官那么多繁文缛节的琐碎规矩,就愈加把连翩这个小丫鬟养得“骄纵”。

说是小姐的丫鬟,实际就是太尉府的三小姐。

连翩是小姐心气,丫鬟命的“丫鬟”,而闫小郎呢,就是十足的纨绔少爷。

作为闫家少有的男丁,闫炎也是被宠着长大的。所谓棍棒底下出孝子,这溺爱之下,自然出的就是“不肖子”。

刚出场的闫炎,那叫一个“皮”啊。

在国子监不学无术也就罢了,还带头刁难初来乍到的桑祈,乍一看,像极了小学的某些“坏男生”。

闫炎虽然纨绔,但本性却不坏,和宋落天那些满肚子坏水的公子哥,还是有些区别的。

一场惊马,让闫炎与桑祈“化干戈为玉帛”。这闫小郎不仅没再刁难桑祈,还成了她的小跟班。

桑爷长桑爷短地跟在桑祈屁股后头,像极了一只“哈士奇”。

本以为闫炎会按照以往套路,喜欢上桑祈,成为男女主感情的炮灰,不成想他最后对准的会是小丫鬟连翩。

桑祈中毒的时候,闫炎焦急地过来探望。

却被心气高地连翩,拦在了门外。

在家里向来被丫鬟们众星捧月的闫小郎,哪里见过像连翩这样“不知天高地厚”的丫鬟。

再加上连翩长相不俗,行事又颇有些高门小姐的大气,这一来二去,闫小郎就沦陷了。

俩人的感情戏码,活脱脱就是一出“纨绔少爷爱上傲娇小丫鬟”。

在心上人面前,昔日的桑爷,都成了今日的“灯泡”。

面对闫小郎的追求,小丫鬟连翩哪有什么招架之力。没多久,就芳心暗许了。

说她心气高,这时候就能可见一斑了。

他闫小郎,好歹也是太师府的嫡子,是贵子中的贵子,而连翩呢,就是一身份低微的丫鬟。

换成寻常丫鬟,不是踩着闫炎上位。就是自知身份低微,早早地退出这段感情。

可连翩就不,反倒还十分坦然地和闫炎有了来往。而这种来往,还丝毫不见讨好,就是一种平等的你来我往。

在昨天更新的剧情里,连翩更是默许了闫炎上门提亲。

小丫鬟,能做到这份镇定和心安理得,那心气真不是一般高。

可心气高是一回事,她与闫小郎的身份差距又是一回事。

俩人感情要想圆满,难着呢。

03:闫炎和连翩这段跨越世俗的恋情,难有结果

闫小郎和连翩感情面临的第一关,就是门第。

在昨天的剧情里,闫小郎获得了官职,以为就有了和自家母亲谈判的“筹码”,于是当机立断就说看上了桑家的姑娘。

可好死不死,说不明白,是桑家姑娘身旁的丫鬟。

他母亲一听“桑家的姑娘”,他桑家就一个姑娘桑祈。一想到儿子中意的是桑家小姐,闫夫人立马欢喜得拍大腿。

一个太师府一个太尉府,这门第不要太合适了。况且自家儿子和桑祈还是同窗,同窗结为夫妻,也算是一段佳话。

一想到这,闫夫人就赶紧下帖子,准备聘礼,恨不得今天就把桑祈娶进门,明天就能抱上大孙子。

结果入了桑府才知道,儿子看中的不是桑家小姐,而是桑家丫鬟,顿时就气得脸色发青。

直呼这次的提亲,简直就是耻辱。

更丝毫不留情面地对连翩说道,她这身份,即便是入闫府作妾,也是不够格的。

闫夫人这番话,过分么?

实际一点都不过分。这就是等级分明的,该有的反应。

即便桑太尉再三说和,连翩虽是丫鬟,实际就是小姐,他甚至可以收她为干女儿,入桑家族谱。

可这样,就能改变连翩的出身?

桑太尉这么做,也就只能骗骗寻常百姓。即便连翩封了公主,她还是高门眼中的丫鬟。

堂堂太师府,娶一丫鬟做嫡媳妇,说出去不是叫人耻笑?

更何况她儿子的正妻,那以后是要做闫家当家主母的,她连翩一个丫鬟,怎能服众,怎能管好一个家,又怎能和其他贵妇来往?

我们不妨再退一万步,即便闫夫人这次松了口,允许连翩入了门,她和闫小郎就能长久?

一个丫鬟受到的教养,和大家公子受到的教养,是有着本质区别的。

闫小郎初看连翩这么一个无法无天的丫鬟,会觉得惊奇,会觉得动心,可时间长了呢。

这份心动难保不会被时间冲刷。

这时候就需要有共同的语言来支撑,可俩人的门第,受到的教养,就注定了他们的圈子不同。

没有共同的语言,再加上别人的说三道四(嫌弃连翩的身份),这闫小郎对连翩的感情,还能十几年如一日?

这场惊世骇俗的少爷与丫鬟恋情,注定了难有好结果啊。

相关阅读